<dfn id='8ww30'><optgroup id='8ww30'></optgroup></dfn><tfoot id='8ww30'><bdo id='8ww30'><div id='8ww30'></div><i id='8ww30'><dt id='8ww30'></dt></i></bdo></tfoot>

          <ul id='8ww30'></ul>

          • 您当前的位置:时时彩网投 > 原创小说

            凤逆天下7

            时间:2018-10-16 13:19:16  来源:  作者:女孩与鲸
            第七章 你是谁?
            “小柔姐,看你说的什么话,郡主要用膳,通知我们一声就是,哪来需要小柔姐你亲自跑一趟啊!”

            一改以前的尖酸刻薄,小红拉着小柔的手,一脸掐媚的说道。

            “小红,我最近很少来这里拿吃的,可不可以给点好的东西给小姐补……”

            话还没有说完,小红马上点点头,“小柔姐你放心吧,厨房早就备好郡主吃的晚膳了,有燕窝、大盘鸡什么的,小柔姐要不我们帮你端过去吧!”

            “不用了,我端过去就好了!”

            小柔诧异的看着小红,然后接过那丰盛的晚饭,在她们那满是亲切的笑容中离开了。

            回到了院子里,拓跋紫玉躺在了床上,闭着眼睛睡着了。

            看着她那劳累的睡颜,小柔想叫,却又不舍得叫醒,只是轻轻的为拓跋紫玉盖上了被子!

            假寐的拓跋紫玉睁开了眼睛,冷声的说道,“我没有睡着!”

            “小姐……”

            小柔看着拓跋紫玉,指着桌上的饭菜,“今天厨房不知道怎么了,给小姐准备了很多的饭菜,还对我很恭敬呢!”

            “恩……”淡淡的应了一声,拓跋紫玉起身就坐在了桌前。

            看着那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再看着小柔那双眼发直的样子,拓跋紫玉冷冷说道,“坐下,吃饭!”

            小柔受宠若惊的看着拓跋紫玉,然后摇摇头,“小姐你先吃,吃完了小柔再吃!”

            抬起头,看着小柔的眼睛,拓跋紫玉冷冷的重复着,“坐下,吃饭!”

            虽然拓跋紫玉的语气很冷淡,但是小柔还是感动的坐了下来,不管小姐再怎么变,对自己却是真心的好。

            眼睛里蒙上了一层的雾气,小柔看着拓跋紫玉夹过来的鸡腿,心里感动的不得了。

            吃过晚饭,看着天色还早,拓跋紫玉环视着这个庭院,虽然破烂,但是却收拾的很干净。

            而且一旁还种上了一排排的蔬菜,看起来是因为府里不给饭菜吃的原因。

            感觉身后有个人走过来,对着自己轻声说道,“小姐,老爷派人来了!”

            拓跋紫玉回过头,看着管家带着几个丫鬟和仆人站在那里,恭敬的看着自己!

            “郡主!”

            “有什么事?”

            听着拓跋紫玉那清冷的声音,管家走上前恭敬的说道,“老爷让郡主搬去碧雨阁住下!”

            碧雨阁,是公主拓跋雨馨的住处,拓跋紫玉过世以后,拓跋紫玉就被送到了这个荒凉的院子里,美其名曰静养,实则是被排挤!

            “不用了,回去告诉丞相,本郡主在这里住的很舒服。”

            管家犹豫的看着拓跋紫玉,看着她眼中那抹冷意,浑身一颤。

            果然像是他们所说的,三小姐回来以后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那小的告退,郡主早点歇息!”

            管家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就带着丫鬟和下人退了下去。

            管家走了以后,小柔走向前一脸疑惑的看着
            跋紫玉,“小姐,为什么你不搬回碧雨阁住呢,以前你不是很想进去住的吗?”

            “现在不想了!”淡淡的说着,拓跋紫玉就回到了屋里。

            关上了房间门,拓跋紫玉坐在了床上,将浑身的灵力在身上都运行了一圈,感觉到丹田处一阵的清明时,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出来吧!”

            红唇微启,拓跋紫玉对着窗子外面淡淡的说道。

            从窗外跳进来一个年轻的男子,对着拓跋紫玉点点头,“郡主怎么知道我在外面?”

            “我在森林里的时候,你也在我的身后跟踪我,还帮过我!”

            拓跋紫玉不是不知道子曰的存在,只是他并没有伤害自己,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床上跳下来,拓跋紫玉走在子曰的身边,“说吧,有什么事情,我想你不会没有目的的跟着我吧?”

            “我只是奉主人的命令,保护郡主安全,现在郡主无恙,在下也不打扰郡主休息!”

            子曰抱拳,正想离开,却被拓跋紫玉拦住,“你主人是谁?”

            “时机到了,郡主自然知道!”说完,子曰就离开了。

            看着子曰离开的背影,拓跋紫玉心里有些疑惑了起来,到底是谁,会保护自己?

            门外小柔的声音适时的打断了拓跋紫玉的思绪,“小姐,可以沐浴了!”

            拓跋紫玉开了门,让小柔把水倒了进来,睡在水桶里,拓跋紫玉靠在那里,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从屋顶上跳下一人,抓起椅子上那单薄的衣服,披在了拓跋紫玉的身上,抱起她就放在了床上!

            拓跋紫玉突然睁开眼睛,手中的匕首架在了来人的脖颈上,“你是谁?”

            (还想看的点个赞吧。)
            来顶一下
            返回时时彩网投
            返回时时彩网投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叶叹秋殇
            叶叹秋殇
            陪读妈妈
            陪读妈妈
            伤心的店铺
            伤心的店铺
            被开除的尊严
            被开除的尊严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