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 id='x33e9'><del id='x33e9'><del id='x33e9'></del><pre id='x33e9'><pre id='x33e9'><option id='x33e9'><address id='x33e9'></address><bdo id='x33e9'><tr id='x33e9'><acronym id='x33e9'><pre id='x33e9'></pre></acronym><div id='x33e9'></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x33e9'><address id='x33e9'><u id='x33e9'><legend id='x33e9'><option id='x33e9'><abbr id='x33e9'></abbr><li id='x33e9'><pre id='x33e9'></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x33e9'></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x33e9'></sup><blockquote id='x33e9'><dt id='x33e9'></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x33e9'></blockquote></dir><tt id='x33e9'></tt><u id='x33e9'><tt id='x33e9'><form id='x33e9'></form></tt><td id='x33e9'><dt id='x33e9'></dt></td></u>
  1. <code id='x33e9'><i id='x33e9'><q id='x33e9'><legend id='x33e9'><pre id='x33e9'><style id='x33e9'><acronym id='x33e9'><i id='x33e9'><form id='x33e9'><option id='x33e9'><center id='x33e9'></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x33e9'></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x33e9'></center>

      <dd id='x33e9'></dd>

        <style id='x33e9'></style><sub id='x33e9'><dfn id='x33e9'><abbr id='x33e9'><big id='x33e9'><bdo id='x33e9'></bdo></big></abbr></dfn></sub>
        <dir id='x33e9'></dir>
      1. 您当前的位置:时时彩网投 > 原创小说

        短篇小说 志愿军排长孙占元

        时间:2019-01-31 14:40:06  来源:  作者:清贫
        志愿军抗美援朝短篇小说集(二)



               27岁的孙占元1925年生于河南林县。在穷苦环境中,长大的孙占元人非常淳朴厚道而正直。在一九四六年,孙占元参加了解放军,参加了各种不同形式的战斗,他英勇热诚,宁肯自己直面被打死的危险,冲在自己排里战士的前面,而受 到自己战士的喜爱。两年后,他光荣地参加了共产党。一九五一年,他和他的战士们为了保卫国家和朝鲜人民,来到了满目苍痍,人房被毁得满地的朝鲜战场。  
        自从来到朝鲜,他和自己战士呆在密集的山林里,主要是白天。  
        因为,每天白天从早上起都有美军的飞机在空中进行侦察,看见有志愿军就马上进行轰炸。  
        ……  
        这天,在树林里。  
        “排长,你看,美军的飞机在树林上找我们。”志愿军战士小彭对坐在自己身边的、背靠在树上,是一张红扑扑团脸的排长说。  
        “我看他们是白飞。”性情实诚的、富有多年作战经历的、身材宽大的26岁的孙占元淡淡地说。他知道,只要志愿军待在树林里,美军的飞机没有办法。  
        “是呀,它找不着我们,就只好飞回去了。”一个老志愿军战士说。  
        “排长,我们好久打美国鬼子?”小彭问。  
        孙排长说:“不要急。要不了几天,或不久,就会有机会。”  
        “那就好。我们整天呆在树林里,没有打敌人,多没有意义!”  
        。……  
        据志愿军的回忆和历史记载:刚刚入朝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一到朝鲜,白天不能行军,会被美军的飞机寻找进行轰炸,只有晚上行军。才到朝鲜的孙占元排长和战士们,尽管,到朝鲜的状况大适应,但是,为了能适应这样的环境,为了保  
        卫中朝人民,他还是对身边的战士们说:“同志们,都说了,还是先睡觉,晚上还要行军。我们还要走一天,才到朝鲜的加东山。”  
        “是,排长。“  
        贵州籍志愿军战士易才学,一个瓜子脸,白净,20岁,人非常机灵活泼。他看起来,非常喜欢自己的排长,只要自己排长说了什么,他都听自己排长的。  
        他和身边一个战士彭守田,一个矮些,黄黄的圆脸,背依着树,闭上眼睛。  
        孙占元没有再说了,因为,白天,他们(志愿军)必须在树林里睡觉,晚上行军。  
        这也是根据,白天有美军的飞机在天上的,看到有志愿军就进行轰炸的缘故。  
        后,孙排长就把背靠在树干上,闭上眼睛睡觉。  
        过了一会,他听到了树林上空有隐隐的飞机声。然后,在他跟前仰躺在地上的几个战士一下就坐起来,把自己头上方的、在大小不一的树子缝隙间往上的灰白色天空一望。  
        孙排长已经睁开眼睛,对他的几个战士们非常平静说:“不要紧张,美军的飞机是看不见我们的。易平学,李永昌,韩会祖,你们可以继续睡。”  
        韩会祖是22岁的贵州小伙子,睁大眼睛,看着上面,好像飞机在他向飞来似的说:“看到我都要睡着了,这龟儿子飞机又来!”  
        李永昌说:“美帝国鬼子处处都想把我们炸一圈。”  
        “那是妄想,我们志愿军不会上他们上当的!”  
        然后,飞机飞到他们树林上空,又飞过去了。  
        “好了,你们三个快睡吧。”孙排长说。  
        “是,排长。”  
        三个战士就又躺在地上睡……  
        他们睡到了晚上。吃了饭,孙排长让战士们集合,继续往朝鲜南方行军。走了两天,来到接近战场的密林里待命。  
        又过了四天。在这里休整几天的战士们浑身都是劲,刚来的全身又累又疲乏现在没有了,就等着团长下令了。  
        晚上了,团部通讯员来了。  
        “孙排长!”  
        “小李,团长有什么指示吗?”  
        “让你们一排明天在126高地去,阻击美军。”  
        “你回去告诉团长,我们一排坚决完成任务。”孙排长说。他知道,战士已经等打起仗等得不得了,这下,终于有仗打了。  
        “好。”然后,小李就走了。  
        明天早上天不亮就出发去打仗了,孙排长知道战士们一直都期盼着打仗,他还看见一些战士半夜了睡不着。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孙排长带着战士们向126高地前进了,据说,要走几个小时。他们走了一个小时,身体壮实的孙排长看见  
        战士小何扛着步枪走的非常累。就几步跑上去:  
        “小何,来,我跟你扛枪。”  
        “排长,这……”小何为难了。  
        性情耿直的孙排长一把拿过扛在小何肩上的步枪,就扛在自己肩上,好像这对他来说是应该的,他一张团脸是那样温存,他往前走,仿佛孙排长把跟战士扛枪看着是一一件必须做的工作。  
        “排长,我来扛!”  
        “别说了,快走吧!”孙排长把他厚道、热诚的非常红的纯朴的团脸转回来说,就转回去。  
        然后战士们跟在自己大个子排长的身后往走了二十多分钟,孙排长看到一个战士鞋的后跟都烂了。他就一步走上前说:“郑永强,你鞋坏了。”  
        “排长,没有关系。”  
        “你穿我的。”孙排长说。他一定要帮战士解决眼下的事。就停下,从腰后的皮带里把布包挪到怀里,拿出一双新鞋就交到战士郑永强的手里:  
        “来,穿上。”  
        小郑非常过意不去。  
        “快,穿上吧。”  
        非常耿直的孙排长说,就等战士把鞋换了,把他的烂鞋装在里面,就继续往前走。  
        ,不久,灰白色的天落起了小雨。  
        想到战士们还要按时到达战场,孙排长只好走到一边,对战士说:“同志们,我本来想让大家避一下雨再走,可是,我们有战斗任务呀,就不躲雨了。”  
        “排长,我们知道。”战士们走过他时回答。  
        “好,大家都加把力,早点到达战场。”  
        “是,排长。”  
        然后,孙排长就和战士们向前去。  
        他们走了两个小时,到了一个坡顶上,那里就是他们要打仗的战场。  
        “同志们,马上修工事。”孙排长立刻命令说。  
        “是,排长。”  
        战士们马上把背上的枪取下,放在地上,把插在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背上的铁锹取下,挖战壕。这时志愿军排长孙占元到了朝鲜后的第二次打仗。26岁的孙排长仔细看了下面的陡斜的山坡,看清了地势。就回身,看到战士们一长排在积极  
        地挖战壕。  
        心底善良的他就马上走回来,看到一个战士挖累了。就走到他跟前,说:“小杨,你去歇歇。让我来!”  
        “排长,我能挖。”  
        “去歇歇吧。”  
        志愿军20岁的小战士小杨只好从战壕里上来。孙排长接住和他手里的铁锹,跳下战壕,和战士们挖起来。  
        二  
        到了中午,炊事班长把饭做好了。他挑上阵地,喊道:“同志们,开饭了!开饭了!”  
        在挖战壕的孙排长听到了,觉得该让战士换着挖去吃饭,因为,美军会随时来攻打志愿军的。就说:“同志们,先让一部分同志挖,一部分同志去吃饭,我们换着来。”  
        听到排长的话,战士们就这样做了。  
        一个战士说:“排长,你快去吃饭。”  
        这时,累得一个团脸又红又有汗水,从军帽上流下来到耳朵下的腮帮上的孙排长说:“我不急,先让同志吃。”  
        后来,等战士们吃完后,孙排长才吃饭。吃了一半,一个负责站岗的战士回脸喊道:“排长,美军进攻了!”  
        听说美军进攻了。孙排长马上把碗放下,就跑向战壕,一边把他嘴角上的饭渣抹掉。  
        孙排长看到敌人多。他非常冷静,这样的场面他不知见了多少次,他喊道:“同志们,快准备战斗!”  
        马上,所有的战士跑到新挖的战壕里,端起枪,上好子弹,坚定勇敢地面对。  
        不久,敌人近了。战斗开始!  
        看到阵地边有大量的密集美军。  
        孙湃长就马上喊了一句:“用手榴弹!”  
        说完,他立刻把驳壳枪插进他宽厚的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拿起阵地上的手榴弹拉燃,向阵地下的美军摔下去。这时,细心的他注意地看自己战士。他看到一个战士拿起手榴弹,正要拉燃,在同时,就有敌人的子弹射上来。他感到自  
        己战士危险。就喊了一下:“小心子弹!”但是,飞上来的子弹已经击中了战士的肚皮,他一下倒在战壕里。孙排长马上跑过去,看到这个战士肚皮就流出血来,就赶快喊道:“卫生员!卫生员!”  
        他喊时,就把手放在这个战士的、在起伏有血从他捂住肚皮的伤口里流出捂住。过了一会,一个男卫生员来。  
        看到男卫生员来了,孙排长赶快说:“小李,快跟小彭包括。”  
        “是,排长。”  
        对自己战士的生死非常关切的孙排长马上问:“他的伤怎样?”  
        “没有危险。”  
        “那就好。”听了卫生员说,孙排长才踏实了。就转身面对阵地下的美军继续战斗。  
        。  
        战斗在越来越急。孙排长在一个战士被打伤后,要去看看,在这个时候,他更关心自己战士,当一个战士在受伤或死之前,能看到自己的长管(指挥官),心情是多么不一样呀!孙排长已经回身,往这个战士过来了,顿时,一个中弹的  
        战士仰面倒在他正在往这处战壕走去的地上。他情不自禁地一惊,看到这个战士胸部受伤,就马上蹲下,正看到:一股鲜红的血从这个战士厚实的胸部里涌出来。孙排长心不禁一压缩:“快,卫生员!卫生员!”  
        他看到卫生员在那边蹲着为一个团脸战士的脖子包扎。就说:“快点,卫生员!”  
        “马上就好了。”  
        卫生员喊道。一小会,就弯着腰急跑过来  
        过四五分钟,卫生员为那个战士包扎好。  
        “小彭的伤怎样?”  
        “没有危险。虽然在胸部上,没有打中心脏。”  
        “那好。”  
        “排长,我去跟别的战士包扎去了。”  
        “快去吧。”  
        然后,孙排长知道小彭没有大碍。就起来,这时,他转身到阵地上,看到美军正疯狂地往上攻击。  
        马上,在他看时,就又有一个战士胸部中弹。只见他身子抖动看一下,枪脱手,叫了一声,双手捂住胸部,身子往战壕滑下来;孙排长马上把他接住,心里毕竟极为气愤。他知道战士被打中胸部,活着的机会太少了。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自己战友就伤亡了三个。我日你美军的祖宗,孙排长嚷一声。他马上起身,就用手里的驳壳枪向下面一片像蛆虫的美军开枪。由于有些淡蓝色烟气在他和战士们所呆的战壕外些飘忽着,他看不清自己打中美军没有,就一下把驳壳枪放在阵地上,马上拿起在阵地上一个手榴弹拉然,就向下面的美军狠力投下去,马上把放在阵地上的三枚手榴弹用完了,一下把攻近阵地下的美军炸死几十个。  
        三声爆炸,仿佛在他眼前,顿时,把他身前的阵地抖了三次,一道火光和黑烟滚滚地上升,烟子都进到了他鼻子里,他马上蹲下。  
        又过了二十分钟,在他身边的26岁的老志愿军班长周富有,一个宽脸,是山东非常豪爽的大汉。他几乎一个坚实的背贴近发干的阵地,自从机枪手老张脖子受伤以来,就他一个人操作机枪。  
        这时,孙排长看到:周班长打着打着,就突然抬身,两只眼睛发出令人英勇无畏的逼人的光亮,他扣在扳机上的右手食指就不曾放开。周班长弯曲着他虎背腰身子左右转动。他打出的子弹,如凌厉的弹雨,一碰到美军,就使美军翻倒滚滚,就如叶子急急打旋掉落。  
        简直太痛快!  
        志愿军排长孙占元极度的英勇,见还有两个美军。就抱着一种见敌人就打。看见敌人就痛揍的意念,突然站起来,就向一个美军开枪,看见打倒了一个,另一个美军赶快躲在一块石头的后面,他显然不清楚是那几中国军人打的枪。他试图要看清,孙占元就一下出战壕一些,这样至少好消灭敌人,他向美军开枪。他看到了,子弹打在石头上,没用。这时,有美军看见了站在战壕上的志愿军排长孙占元,就马上抬起卡宾枪朝孙排长打来。孙排长根本不怕。一个战士看到自己排长危险。就招呼把自己排长拉回战壕。  
        当美军再次向孙排长袭击时,已经打不到他了。  
        “排长,这样太危险了!”  
        “好,别说了。”  
        孙排长说时,马上回脸往阵地下一看,顿时,他看见有两颗子弹斜飞上来,他来不及想更多,把在自己身旁的战士猛一扑倒,两个非常专心打美军的战士,没有注意到这一突然来临的死亡威胁。当在近身的孙排长把他俩扑倒,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处在危险中。  
        然后,孙排长马上抬起脸,把被扑在自己肚皮下的两个战士扶起来,看了看。说:“小夏,小刘,你俩要记住:打仗时,不光要打,还要注意美军的子弹。小心才是!”  
        听到自己排长语重心长地提醒自己。在发晕中的小夏才马上点点头。  
        孙排长看到小夏还没有出刚才的情景中过来,就说:“小夏,小刘,等会战斗。”  
        “不,排长,我没有什么好休息的。”一下回过神的小夏说,就拿起身下的步枪,转身,向下面美军射击。  
        过了二十分钟,孙排长看到美军还在攻击志愿军阵地。看到西面的美军,其中有一两个美军往志愿军的阵地投手雷。他看到了,往自己身边的战士扑过去,把自己去战士扑倒,并没有一丝畏惧地,捡起手雷,回投向美军,他就起来,在一个战士身旁趴下。“排长!”  
        孙排长点点头,说:“胡震雷,快打美军。”  
        “嗯。”  
        ……  
        最后,在孙排长的带领下,他和战士们打败了美军的进攻,获得了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一个胜利。  
        这次战斗后,孙排长还打了五次战斗,立下了战功。一年半过去了,到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一日。  
        这天,孙排长在洞边和几个战士在一起,其中有贵州籍战士易才学,易才学是一个饱满的方脸,打仗又机灵又勇敢的20岁贵州青年。  
        他们在闲聊。  
        “排长,听说上甘岭战斗打响了!”  
        “是呀,我们会有作战任务了。”  
        易才学说:“排长,我们就急等着打美帝国鬼子。”  
        这时,孙排长看到他身边的一个战士的鞋烂了。就说:“小张,你的鞋烂了。”  
        一个心思听大家说话的小张才往地下的他脚看了一下。  
        孙排长眼里发出温存的光说:“脱下来,我跟你补。”  
        “排长,这没有什么。”  
        “打起仗,你就知道脚更受不了了!”  
        “排长……”  
        孙排长弯下腰伸出手,亲自帮他把鞋脱下,就从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下的浅黄色军衣包里,拿出针线,帮小张补鞋。过了几分钟  
        补完了鞋的,孙排长想到要打仗了,正是感受颇多:他觉得到时胜利了,自己就好好休息几天几夜,他还是有一个愿望,希望去北京见见毛主席。  
        看到自己排长在想着什么,小张就说:“排长,你想什么呀?”  
        “嗯,我就想,等我们胜利了自己能到北京去见见毛主席。”  
        “这样当然好。就是不知道行不行!”  
        “不要泄气吗!等到了哪天,我们排的全部战士都去北京见见毛主席。”  
        “这太好了!”  
        ……  
        第二天是1952年10月16日下午近14点。孙排长和战士门吃过午饭,大家都休息了一阵。这时,孙排长喊道:“同志们,今天下午继续训练!”  
        听到自己排长的话。战士们就在洞边地坝上,进行军事训练。这几天,孙排长知道上甘玲战斗开始了。他们这里离上甘岭不远,战士们都希望参加这次战斗。  
        看到自己一个排45个志愿军战士都到了。孙排长说:“今天下午,我们继续射击训练。”  
        “是,排长。”  
        “还是按照规定进行射击。”孙排长说。  
        马上,战士在三个班长的带领下分班训练。  
        孙排长向三班走来。这个班的个别战士在射击技术上要弱些。他走过来,看到23岁的三班长,一个圆脸,性情着急,中等身材,腰非常粗而健壮的曾班长。他刚让战士们开始训练,就看到自己排长走过来。就走上前去一步,说:“排长!”  
        “三班长,你战士的枪法好些没有?”  
        “还是那几个同志。”  
        “你好好训练他们。我们现在在朝鲜战场,随时都要上战场作战。”  
        “嗯,我会专门训练他们的。”  
        “好。”  
        说完,两人就转过脸看着战士们分队训练的情景。  
        孙排长感到非常满意!  
        这时,一个连部通信员跑来了。  
        “孙排长!孙排长!”  
        “什么事?”  
        “连长命令你们一排,在今晚18点前,对上甘岭附近的597高地附近进行攻击。”  
        “请告诉连长,我们一排坚决完成上级交代的作战任务。”孙排长说。然后,通讯员就返回去了。接到作战任务。孙排长马上对那边的在训练的别个班喊道:“同志们,别训练了。准备一下,马上出发!”  
        他看看了时间,近十五点了。他觉得,需要在傍晚十七前,到达597高地。  
        十分钟不到,孙排长带着一排战士匆匆出发了。  
        三。  
        天就要黑近了,志愿军排长孙占元又沉着又机敏,他和战士们接近高地下的山脚下。他用手招了一下:“同志们,隐蔽!”  
        “是,排长。”  
        于是,战士们在他身边趴下。他的眼前是一片高土堆,而他的前面往上是高高的山坡。往东延伸去,是一大片的斜陡山坡在往上是高高的山崖。这就是孙排长和战士们看到的他们要攻击的美军高地。刚才还积极前进,现在都非常安静地趴下在山脚下。由于现在天还没有黑尽,所以入夜前的晚风不时地从斜斜的在开始暗黑的山坡上吹下来。战士们一声不吭地等着,等到了一定的符合攻击所需要的时间(这一句借鉴捷克斯洛伐克作家伏契克小说《绞刑下的报告》),那就是自己排长发出进攻命令的时间。  
        现在是18点45分,处于亚洲东北部的朝鲜黑得快。  
        大家在这样的情绪下,等了两个小时,天黑尽了,浓重的黑夜覆盖在他们的头上,山变得黑厚起来,仿佛被安静的夜色隐没在夜的身下。时不时带着朝鲜秋末的夜风吹在志愿军战士的脸上,除了安静依然是那样平和。志愿军战士们还是不平静兴奋地等着。还没有听到排长的命令,到了20多点,看到黑夜降临很久了,孙占元排长看了看左手碗上的夜光表(这是当时,中国非常先进的上海生产的。在部队上,只有作战的指挥官有。)  
        他看到近20点了,觉得该是进攻的时候啦,上面就是高地,他觉得美军就在上面占据着,必需要全力拿下美军·才能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  
        孙排长决定开始进攻。对身边趴在地上的看不见脸的战士们发出命令:“同志们,跟我上!”  
        听到自己排长这一句刚强有力的话,战士们就起身。然后孙排长把右手伸向自己怀里斜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左手抬起拨送皮带,抽出驳壳枪,向处于黑乎乎的、非常沉寂的山上跑去。我们需要说明的是:孙排长和他的战士们是从山的斜侧面,向高地的2号主峰开始攻击行动。  
        孙排长带着战士在喊了冲后,自己就朝着黑乎乎的山上冲去。志愿军擅长利用黑夜进行作战,因为,美军不会。美军一向怕死,军官还在指挥中,悠闲地品尝白兰地享受生活。  
        大约跑到了小半山腰,在大半山坡上的美军暗堡突然向在孙排长的前面几米不到的坡上开火了。孙排长看到了,他感到是仿佛在自己的脚下发出的枪弹打向自己战士们,他反应迅速紧急喊道:“快,趴下!”  
        然后,所有的战士马上趴下。孙排长看到在黑乎乎的斜坡上,仿佛在自己身子的前面的黑黝黝的看不清的高处,有四个火力点,在急急地打出看不见的子弹。  
        只有炸掉了火里点,才能继续向高地进攻。孙排长想道。他觉得马上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喊道:“李忠先!”  
        “到。”  
        “跟我去炸掉暗保。”  
        老战士李忠先就带着炸药包跟着自己排长向前面不远的、在急急射击的像四个火红光点的暗堡爬去。  
        孙排长看到战士李忠先抱住炸药包,在往斜斜的半山上爬去,他看到从暗堡孔口里,机枪子弹不断发出的火光,一亮一黑的,那从一机枪口,急急猛射的如蛇的舌头般光亮,直接发出逼人的光闪。此生,如吼叫般的机枪声不停地叫着,作为被动的一方的志愿军非常危险。志愿军战士李忠先渐渐爬近在冒火光的暗堡口。  
        富有经验的李忠先,感到子弹从自己带戴有军帽上些的坡上美军暗堡孔的机枪打下来。他就停下,非常冷静地往头上的夜空看看,借助火光,他看到了一串子弹,急飞着带着啸声,令人心惊肉跳地从自己背上飞射下去,仿佛不让他抬身似的。他想道:要  
        避开子弹,不要急,李忠先,你一定要完成排长交代的任务。  
        先到这里,他稍微脱离些,在不断飞过的子弹旁,爬近美军的暗堡。一到西侧旁正在有火光和子弹射出的碉堡旁,拉燃炸药包,塞进孔口,马上身子往回滚。一会,他听到了爆炸声,一团火亮的火光和他身下的地发出震动,他知道美军的暗堡完了。  
        还听到了自己排长喊了一声:“冲!”  
        战士们往侧山腰上跑上去,又被美军的地堡发出毒辣的子弹打倒。孙排长看到了,气得心急:“快卧倒!”  
        孙排长眼里冒着怒火,他紧紧地闭着嘴,鼻孔在急急地翕动而极力扩张,“炸掉它!”  
        他喊道,他把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从战士李忠先那里,拿了一枚手榴弹,对李忠先说:“你炸那边一个,我炸这边两个。”  
        “是,排长。”  
        两个人分开爬去。  
        孙占元排长把驳壳枪斜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然后,把一枚手榴弹插在他腰后的背上的皮带里,弯着腰想极快接近几块石头后的美军暗堡。此时,从几块石头后的美军暗堡正在向下面的已停止进攻的志愿军猛急地射击,妄图阻退志愿军的进攻。孙排长,极力对着在几块石头间在积极射击的美军的暗堡急近,此时,那机枪的哒哒哒的射击声,如狼在吼叫,不停的能瞬间至人死亡的闪着火红色的火舌从黑黑的暗堡口里,急急地伸出,就如狼的舌头一伸一缩,在闪烁的耀眼火星中,被凶恶美军打出的子弹仿佛从火星里迸飞出来急飞向志愿军。  
        孙排长渐渐地接近暗堡,他非常沉着,他的一个涨红的团脸被打出的子弹光照着:一双大眼睛又亮又非常机敏盯着在自己前面有十米距离的美军暗堡,此时,由美军打出的子弹在他身旁急急地向他身后的黑糊糊的山下倾斜般射下去;他一个方正的鼻子在极力翕动着,嘴紧紧地咬着。一定要炸掉美军的暗堡,消除对我军队致命威胁。孙排长想道。他依然非常小心,到几块石头前,他试图更小心的接近石头。  
        此时在暗堡里一个美军,通过子弹光,看到:一个志愿军指挥官把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的皮带里斜插着一支驳壳枪的身子抬起,此人的身子非常魁梧看来人力图逼近他们的暗堡。这美军马上就把机枪往东边略转一下,紧急开枪,他发出的子弹顿时打中正要到第一块石头来的孙排长,顿时,孙排长感到一双腿钻进了五六子弹,把他腿骨瞬间打断,多股钻心的剧痛像几把尖刺猛一扎进他腿骨里,极度的暴痛!  
        孙排长顿时身体失去控制猛倒在地上,来自两大腿的暴痛,疼得他眼睛几次闭着睁开又闭着,他意识到:自己的两条腿打断了。腿被敌人打断了,就是这样,我也要把敌人的暗堡炸掉!孙排长想道。马上,又有两股剧痛袭击着他大腿,一阵尖利的痛楚使得孙排长脸痛得抽搐,额头上的经脉都鼓露出来。  
        在暗堡里的美军意识到打死了志愿军指挥官,就依旧往黑糊糊的山坡下射击。  
        过了几分钟后,孙排长带着只要一动两腿就剧痛难忍的毅力,慢慢向又一块石头前面非常困难地爬去。在他身子侧边些从他正前面的黑糊糊的上面,他看清了:一个暗堡的孔口里,一挺机枪还对下面的志愿军打得起劲!不禁十分愤怒!  
        等一会你就叫唤不起了。孙排长想。  
        他故意把身子往东边些爬,他已经及时吸取了刚才的教训,以免孔口里的美军发现他,把他打死,这样他就白被打断腿,白被打死而炸不了敌人的暗堡,这是他不能准许的。  
        他在这样的思绪下,他依旧在暗堡口的不断发出的耀眼子弹亮光中,爬到暗堡口旁,从腰背后,把插在皮带里的手榴弹,拿出来,拉燃,到第四秒,突然塞进美军的暗堡里,就紧急身子往外急滚。  
        而在打机枪的美军,忽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塞进来:“科尔,快看看是什么?”  
        “好的。”  
        在打枪的美军身后的一个美军,就走近手榴弹,此时,手榴弹就爆炸了,把里面的几个美军炸死了。  
        ……  
        看到自己的排长和老志愿军战士李忠先把几个暗堡炸成了,战士们精神振奋地攻了上去。  
        志愿军战士易才学和几个战士发现自己排长一直都趴在坡地上,没有动。  
        就问:“排长,你怎么不上去?你受伤了?”  
        “没有。”  
        人机灵的易才学把手往自己排长的身下一摸,感觉自己排长大腿上有温热的液体和他军裤湿乎乎的,明白排长腿受伤了。  
        “排长,你受伤了,怎么不说话?”  
        “什么?”  
        “班长一一”易才学对往坡上的一班长喊道。  
        已经往上坡去的一班长听到下面有战士喊自己。  
        “什么呀?”  
        “排长两腿负伤了!”  
        一班长只好返身回来到他们身边蹲下就对排长说:“排长,你受伤了,我让战士把你抬下去治伤。”  
        马上,他听到在疼痛中的孙排长的回答:“不,我是大家的排长。没有完成党交跟的任务,绝不下阵地。”  
        看到自己排长态度很是坚决,一班长就让人把自己排长背上坡去。  
        四  
        二十分钟后,美军从黑乎乎的山脚下,向孙排长他们进攻。他带领战士们,在山腰上打击向志愿军进攻的敌人  
        。此时,孙排长和战士们只有通过自己身边的子弹火光或扔出去的手榴弹的亮光中,看到在急急往上进攻的美军如一群狼。  
        ……  
        在孙排长一边的志愿军机枪手姜康元,他本来用架在一块石头上的机枪,向在夜色里积极攻击的美军开枪。突然,他借助双方对射的子弹发出的光亮里,看到一群美军,带有一种不可阻挡的气势,攻在他身下斜斜的山腰下了,快要到了  
        。  
        热血喷涌的志愿军老战士姜康元一下起身,抱起机枪对着下面的一黑一亮的枪声惊耳的子弹光里的美军人群里积极射击,顿时,下面的美军有不少中弹,就滚落下山去。  
        一个美军官保罗,赶快趴下。他本来是用左轮手枪,看到刚占领在上面的一个志愿军战士站着对他们射击。他马上说了一声:“查尔,把你的卡滨枪跟我。”  
        “OK。”这个趴在他的身旁的美军。把手里的卡宾枪交跟保罗。  
        保罗拿上卡宾枪对着机枪手志愿军战士姜康元就射击。  
        “嗯!”正在向美军开枪的志愿军战士姜康元,被一串子弹击中他紧系着宽皮带上的肚皮,他手里的机枪滑落在地,由于肚皮剧痛,他用双手紧紧地捂住流血的肚皮,重重地倒在地上。  
        一个战士喊道:“排长,姜康元受伤了!”  
        听到机枪手受伤了,一度紧紧打击美军的孙排长心里也抖了一下。他知道,排里能打机枪的战士很少,为了继续重创美军,他起身尽力向这边爬来,边把手里的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的宽皮带里。  
        在下面的美军官,隐约看到志愿军的阵地上有一个人匆匆爬到正在战斗的正面。他知道,这又是一个接着向他们打击的志愿军人,就立刻持枪开枪。  
        就要爬近倒在地上即将死去的志愿军机枪手姜康元的身旁的孙排长,借助两边战士打出的子弹光中,看到:志愿军机枪手姜康元双手捂住在匆匆流血的肚皮,他染了些血的紧系着宽皮带的皮带环的肚皮在微微起伏,过了一会,志愿军战  
        士姜康元就死了。然后,孙排长非常悲愤!他捡起落在已经死去的姜康元脚下边的机枪,回身架在一块石头上,就朝下面的美军猛射。  
        ……  
        ……  
        四  
        尽管受了重伤,孙排长意识到一排需要完成团长交跟的占领高地的任务。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在高地西侧,必须要往那边很长一段的高地正面攻击。他觉得,正面的攻击一定会遇到暗堡。就对副排长说:“副排长,你带部分战士继续打  
        击敌人,我带部分战士攻击东边高地正面。”  
        “排长,你的腿受伤了,你不能去了。”  
        “我有办法。”  
        “那好吧!”  
        然后,孙排长喊上十多个志愿军战士,并对20岁的志愿军战士贵州人易才学说:“易才学,背我。”  
        “是,排长。”  
        然后,易才学就背起自己排长,他们来到了主峰的一片黑黝黝的山坡下。易才学把孙排长放在地上,又把两挺机枪架在石头上。孙排长想道:这上面一定有美军的暗堡,要用一种办法把它引出来。他想到这里,心里涌出一个想法。  
        孙排长大喊道:  
        “同志们,冲啊一一”  
        接着,战士们就大喊道:“冲啊。”都往上面冲去。  
        马上,在他们的前面,二三十多米远,就有三个美军的暗堡向进攻的志愿军狠猛射击,三个火力点在黑黑糊糊的看不到的斜坡上闪烁着。战士们马上趴下。  
        孙排长两腿已经断了,他不能跑动,但是他想他能用手爬,还有自己丰富的作战经验。  
        他看清楚了,有三个火力点在半山腰上。就对身旁的战士易才学说:“易才学,你拿上炸药包上,我掩护你。”  
        “是,排长!”  
        志愿军战士易才学拿上炸药包向着三个火里点爬去。  
        孙排长和易才学像两个配合默契的上下级人员,在极力设法炸掉和解决敌人的暗堡。  
        孙排长趴在架好机枪的石头上,向上面的斜坡上美军暗堡射击,打到美军的暗堡口,使美军非常的被动;易才学又紧张而主要是机灵,他爬近三个  
        火力点。正好右边的火力高,不好上,他一时紧紧把头、身子趴在地上,三个火力点射出的子弹正猛。志愿军20岁的战士易才学决定从左面上。  
        孙排长在边向美军射击时,边借助一息一亮的子弹火光里,看到在被光亮里显得黑明明的地上,易才学在力图靠近高些的火力点上。他意识到这对他不利,就喊道:“易才学,从右边上!”  
        易才学听到了排长的喊话,才一下明白过来。他爬过美军暗堡。他看了一下,这就需要这样做:先炸掉眼前的暗堡,才可以炸过去的,但是,有一个暗堡在两个暗堡的后面,此时需要到后面,才能进行下一步,否则,这样容易被发现。  
        这时,他看了看,自己排长打出的子弹到左边上的两个暗堡,在及时地牵制美军这可能是一个好机会。有了这个看法。志愿军战士易才学先爬近眼前的一个在疯狂打枪的暗堡。渐渐地,就要近了。他看到在黑乎乎的孔口里,一直在冒着一长道的火舌,不断地如闪光灯一亮一熄,亮的刺眼,黑得迷蒙,能使人的脑袋发晕。他明显感到了,靠近弹光的热的温度是那样灼热,感到如果不小心,就会带来危险。  
        他从侧面接近暗堡,渐渐地,枪声更刺耳了,带有炽热的热感的火舌不断地从孔口处急急地一伸一缩。一到孔口侧边,易才学认为是机会了。就伸出手,往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腰后取下手榴弹,是两个,拉燃,非常利索地塞进去。  
        在暗堡里的美军,正打得起劲,忽地感到,有什么东西很快落了进来。  
        有一个美军想在黑明明地上捡起,被自己同伴的腿挡住,他就放下机枪,绕过来捡在嗤嗤响着的手榴弹,他知道中国军人会来炸暗堡的,只是他没有想到会这样快。手榴弹被人弄进来了。他一下慌张,才到同伴这边来,因为他感到了危险。但是,就在爆炸前,这美军想把手榴弹排除掉。他过来,弯下,他眼睛看到同伴侧边在冒烟的手榴弹。就要捡起来,手榴弹一声爆炸了,把暗堡里的几个美军炸死。  
        在黑乎乎的坡下的孙排长看到最左边的碉堡被炸,他知道,易才学炸掉了敌人第一个暗堡,并再次继续的,孙排长就向西侧的暗堡射击,继续牵制美军。  
        几分钟后,志愿军战士易才学用不一样的手段,把三个美军暗堡炸掉。这个非常忠诚、机敏的战士,没有受一点伤,回到了自己的作战英勇、富有执着的战斗精神的好汉排长孙占元身旁。  
        “排长,我把美帝国鬼子的暗堡炸掉了。”  
        心底厚道的孙占元排长为自己战士炸掉三个暗堡而高兴。  
        “炸得好,易才学!”  
        易才学也感到非常自豪兴奋。  
        “好,你下去休息。”  
        “嗯!”  
        然后,大家都以为易才学已把美军在半山腰上的三个暗堡炸掉,就可以马上攻上去了。  
        于是,战士们就往山顶上冲上去。只要这样做了,这次战斗就胜利了。他们冲到山腰下,或接近了,就被眼前高出山腰的山崖上一个美军的暗堡意想不到的打出的子弹,打到了一些战士。才听到西边石头上的排长大喊:  
        “趴下!”  
        于是,战士们只好卧倒。  
        对于眼前看到的情景,没有意识到美军还有这一手的孙排长几乎难以相信,孙排长注意到上面还有敌人一个暗堡。孙占元感到,要毁掉他更难。这个心底善良的好人排长觉得,炸暗堡是致命的事,机灵的易才学好不容易没死回来了,怎  
        么能再让他去面对死亡。就非常的不忍心再让他去。  
        就说:“易才学,你下去休息。”  
        说完,孙排长就要安排他人去。  
        “排长,你怎么不喊我去?”  
        “你已经炸掉了三个暗堡。我让别人去。”  
        性情忠勇的易才学坚决要去,他觉得自己已经具有这样的经验。如果让别的战士,很可能就是更危险或送命。这个一心想干掉美军暗堡的非常执着勇敢的战士说:“排长,别说了。我去!”  
        心底厚道的孙排长默然了,略低脸,因为,他实在不想再让易才学面对可怕的死亡。  
        “排长,我坚决要去。”  
        听到他要去,孙排长觉得他有经验,就只好勉强说:“好吧,易才学。你去吧,要小心!”  
        “是,排长!”  
        然后,易才学借助山崖上美军暗堡里发出可拍的火亮亮子弹的光,看到自己的孙排长一张非常厚道、坚毅而对志愿军的事业忠诚的略汗亮亮的团脸,他感到自己排长不愿意让或怜惜自己战士生命的神情。他抱起炸药,向黑乎乎的陡直的  
        山崖上去了。  
        孙排长略往上调整了一下机枪,就向山崖上的美军暗堡射击。  
        五  
        志愿军战士易才学抱着炸药包,极力避开从黑乎乎的山崖顶上的暗堡射下来的子弹,他爬到山崖顶上,然后靠近不断有如毒火舌般的火光里向下面的志愿军战士猛捕下来的子弹。他觉得,美帝国鬼子极力向山崖下我志愿军射击,心里极度的气愤。他抬头望山崖上那黑厚厚的夜空上,那在上面不断伸出的火红光亮,那从不时喷出的火舌中,射出的子弹,就像从野狼口里吐出来似的,恶毒地射向容易被打死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死亡和受伤再次成了大家面对的危险问题。  
        看了会,易才学继续往黑乎乎的干硬的山崖上爬,五六分钟后,他上来了,同时,眼前的如恶魔的子弹照样不误地射下。他让自己冷静下来,准备炸美军的暗堡行动。过了会,他爬近美军的暗保。同时,在易才学力图炸毁暗堡时,在操作机枪的孙排长趴在石头上,不管自己双腿剧痛,他用高度的忍耐力,握紧机枪射击。  
        这时,为了破坏志愿军的攻击行动。有七个美军从孙排长的西侧边悄悄地绕着他来了。毫无疑问,他们想除掉操作机枪一直向他们的暗堡射击具有致命威胁和牵制力的这个志愿军机枪手。  
        他们看到侧坡上面还在向山崖上的暗堡打机枪的志愿军,匆匆都接近中国军人孙占元。  
        此时,在开枪的孙排长听到了自己趴下的石头后的侧下方(往西的方向),有人过来的脚步声,还有说话声(是英语),他感觉不对,这个时间不可能是自己战士,只能是美军。但是,他不知道美军是怎样来的,而且也没有时间去想。  
        他马上意识到:这是自己非死不可的严重时刻。因为,他,不可能会像别的战士那样,可以跑动,他的双脚已经被子弹打断,只要溜动,就是一阵剧痛难忍。要死也不能让美军活着离开这里,那就一起去见阎王。孙排长在心里说,他毫不畏惧死亡,为了中朝人民。他两眼把目光往西侧下的黑乎乎的方向看:渐渐地,这些美军的脚步近了,几乎是对着他来。他也借助山崖上美军发出的子弹光亮,看到了六七个散开的美军,对着自己围上来。  
        美帝国鬼子,嗯,你人多又怎样?老子和你们拼了。毫不畏惧死的孙排长立嘴唇紧紧抿了一下,就把右手伸向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腰后地上,由先前一个战士留在那里的手榴弹拿起,毫不迟疑地拉燃手榴弹。  
        七个美军看到了,顿时满脸发黑、一下愣了,因为他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孙排长看到美军愣在身边,突然猛扑向美军,顿时,一股惊心爆炸,把他自己和七个美军一起炸死……  
         
        来顶一下
        返回时时彩网投
        返回时时彩网投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激情属于岁月年华
        南京梦
        南京梦
        纠结的二胎
        纠结的二胎
        我深情地对你说
        我深情地对你说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